故事:老人捡废品供养女上大学,养女回来见老人昏倒火车站却装着不认识

黎之明是一个孤寡老人,他原本生活在山区,自从妻子去世后,他流落到这座城市,住进棚户区,以捡废品为生。这一晃二十三年过去了,他在城市举目无亲,却与一个养女相依为命。

养女名叫黎静,是黎之明二十年前在路边捡来的一个弃婴。

那是一个安静的夜晚,正在路边捡废品的黎之明被婴儿的哭声吸引,他走过去发现路边草丛中有一个弃婴,因无人收养,加上找不到亲生父母,黎之明只好把婴儿抱回自己棚户区的家。从此,他一把屎一把尿把婴儿带大。送她读完小学,读中学,现在供她读大学。

黎静到省城读大学后,很少回来,只是跟黎之明保持电话联系。黎之明想到女儿长大了,以后出去找工作能自食其力,他很高兴。他也想到自己人老了,该享清福了。但女儿说读大学的开支大,相关费用不能少,为了保证女儿学业圆满,他只好又到街上去捡废品,换了钱给女儿汇去。

女儿上到大三,那年夏天,她和同班同学,家住省城的吴娟来到自己家乡城市进行社会实践。出了火车站,在站前广场,黎静看见垃圾桶边有一个熟悉的背影,背影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父亲黎之明。

那天太阳很大,地上热得发烫,黎之明戴着顶破草帽,提着一个塑料口袋,冒着酷暑,佝偻着腰在垃圾桶里翻找塑料瓶子和废旧金属,汗水打湿了他的衣裳。

黎静怔怔地看着父亲好一阵,她没有见到父亲的惊喜,脸上却有一丝丝复杂的表情。吴娟提着行李,看了一眼黎静,顺着她的眼光也看见了老人,她认出老人是黎静的父亲。她问:“黎静,那是你爸爸吧?你快上去打声招呼,别让老人家在太阳下晒了。”

黎静平静地回答说:“不,那不是我父亲,你认错了。”

吴娟说:“你爸爸在学校来过,我还跟他一起吃过饭,我认识,不会认错。”

黎静坚持说认错了,她拉上吴娟要走。

正在这时,只听扑通一声,垃圾桶边的黎之明突然昏倒在地。有人看见后,叫了一声说:“有人昏倒了,快叫救护车。”

吴娟要上去救助老人,黎静再一次拉住她说:“别管了,会有人帮忙。”

吴娟看了黎静一眼,从她手中挣脱出来。她放下行李跑过去,和其他好心人把黎之明抬到阴凉处,等120救护车来了后,她又和医护人员把黎之明抬上了车。

救护车走了,黎静木然地望着,她羞愧地低下了头。

送走黎之明,吴娟喘了口气走过来,问黎静:“你下步打算怎么办,你爸爸在医院,难道你不去陪他吗?”

黎静没有回答她。过了一会,她说:“我们还是先去完成社会实践吧。”

吴娟基本无语,问她:“那好,今晚上我们住哪里,住你家吗?还是住宾馆?”

黎静说:“当然住宾馆。”

吴娟说:“住宾馆?钱谁出,是你爸爸还是你,如果是你爸爸,他辛苦挣来的钱,我可承受不起。”

黎静一时无话可说。

最后,吴娟选择了与黎静分道扬镳,她决定一个人去找地方住,一个人去进行社会实践,她不想与没有亲情的人为伍,她丢不起这个脸。

吴娟走后,黎静一个人提着行李无精打采回到父亲棚户区的家。父亲不在家,当然就没有父亲的欢声笑语,她也找不到人说话。同时最好的朋友走了,她心里空落落的。她感觉寂寞空虚。

她想到小时候,父亲对她实在太好,买新衣服,有好吃的,第一个考虑的是她。她去学校,也是父亲雨里雾里接送的她。

想着想着,黎静忍不住流下眼泪。最后,她决定去医院看望父亲。

到了医院,她扑在爸爸的病床上哭了。她说:“爸爸,我错了!爸爸,我来迟了!”

黎之明见是自己的女儿回来了,一脸惊喜说:“女儿回来了,女儿回来了。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世上没有女儿的错,只有爸爸的不好。”

黎静说:“以后我都不会离开爸爸了。”

说完,她和黎之明都哭了。

(故事完,图文无关。曾明伟/文)

成都东大路,古时连接成渝直达南京的高速路,已有2200年历史

老人临终前把财产不给儿子,给黄鼠狼,人们都说她老糊涂了,只有村支书知道她心里有多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