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:一枚 | 禁止转载

1

傍晚时分,马家宝的媳妇突然肚子疼,他搀扶着媳妇坐在炕沿上,焦急地招呼自己的母亲。

“妈,你快进来,兰子快生了。”

家宝妈洗把手,颠着小步进了屋。

“家宝,快去前屯请李大妈来,别耽搁了我孙子出生。”

马家宝答应一声飞快地奔了出去。

两个小女孩怯生生地站在屋子的角落里,小眼神偷偷地瞄着妈妈和奶奶,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。

家宝妈向两个女孩望了一眼,然后招呼六岁的大女孩。

“带弟,过来,奶奶问你话。”

小女孩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,眼睛时不时地瞄着妈妈的脸,兰子正被阵痛折磨着,已经顾不得孩子征询的目光。

“说,你妈妈肚子里是男孩还是女孩?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?”

“我喜欢妹妹,妈妈肚子里是个女孩。”

“啪啪”两声,带弟的脸被奶奶扇了两个嘴巴,细嫩的皮肉顿时红了起来。

带弟不明所以,撇撇嘴,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。

“没用的东西,给我憋回去,再哭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。”

兰子的心像被刀剜了一下,她喘着粗气,不停地求着婆婆。

“妈,孩子还小,别拿她们出气,咱们都是女人,凭啥这样对女孩呀?”

“呦,你这是教训我吗?”

“妈,我不敢,就是说说这个理。”

“我是女人不假,可是我能生儿子呀,不像你,生了两个没用的丫头片子。要是这胎再生女孩,马上送人。”

兰子的身子抖了起来,不只是疼痛,更多的是气愤。

家宝妈又招呼四岁的小女孩过来。

“招弟,你来说,你妈妈肚子里是男孩还是女孩?”

招弟太小,根本不明白奶奶的用意,听方才姐姐说的话,她只有照样学样。

“妈妈肚子里的是女孩。”

家宝妈气不打一处来,飞起一脚踢翻了招弟,四岁的女娃“哇哇哇”地大哭起来。

兰子已经痛得上气不接下气,看两个女儿被婆婆踢打,她愤怒地向婆婆吼着。

“妈,你太过分了,我肚子里就是女孩,我就要生女儿,我不允许你虐待我的女儿们!”

正在这时,马家宝领着接生的李大妈进了屋,看自己的媳妇对妈妈吼,马家宝二话没说,冲过去就给了媳妇一巴掌。

“当你有功啊?没老没少的。”

兰子一下子瘫在土炕上,腹部的疼痛一点点加剧,她的心也一点点发凉。

李大妈看屋子里的气氛不对,她赶紧给打圆场,让家宝去厨房烧热水,哄着两个孩子去里面的小屋待着,然后招呼家宝妈过来打下手。

“他婶子,一辈子生活很难,家和万事兴啊。”

2

兰子是难产,痛得死去活来,李大妈的脸上满是汗水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三个小时了,兰子已经疼得昏了过去。

李大妈不停地帮孕妇做助产的动作,终于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,她撑着最后一点力气打理产妇和婴儿。家宝妈迅速奔过来,只为看一看婴儿的性别。

“呸,真丧气,又是一个丫头片子。”

家宝妈气恼地一甩袖子离开了,全然不顾尚在昏迷中的儿媳,也不管还在忙碌的李大妈。

马家宝看妈妈生气离开,他也想跟着过去,李大妈一声断喝才让他止了步。

“马家宝,你还是个男人吗?你媳妇生孩子险些丧命,你的妻女都在炕上躺着,你想去哪儿?”

“我,我只是想去劝劝我妈。”

接下来的日子,可想而知,家宝妈躲得远远的,像没事人一样,全然不把坐月子的兰子当回事。

多亏了心善的李大妈,她打发自己的女儿前来看望兰子,并来来回回伺候了她几日。

兰子一点点恢复,孩子也逐渐强壮起来,满月后的小婴儿白白嫩嫩很是可爱,家宝妈头一次进了儿媳的屋子。

“兰子,咱家日子一般,真的养不起三丫头,这个娃还是送人吧,我都联系好人家了,过几日就过来领人。”

“不行,我生的女儿,就算穷死,我也要把她养大。”

家宝妈顿时变了脸色。

“逞什么能?你能挣钱吗?以后还得给我的孙子攒家底呢,这个事我和家宝商量过了,由不得你做主。”

“妈,你们别逼我,要想抱走孩子,除非我死了。”

兰子生怕婆婆和丈夫偷走孩子,她日日夜夜抱着孩子不松手。十天后,想领养孩子的人家如约而来,可是却没领到孩子,对方怒气冲冲出言不逊,家宝妈只好陪着笑脸,她把自己受的这些窝囊气都记在了兰子身上。

得知想领养孩子的人家已经离开,兰子的心才落了地,多日的疲惫一起袭来,她终于还是沉睡了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兰子从梦中惊醒,伸手一摸,身边的孩子没了影,她大惊失色,四处寻找。

“妈,妹妹被爸爸抱走了。”

“带弟,你爸他去了哪里?”

“不知道,就是向着那个方向去了。”

带弟手指的是正东方,离此一公里,有一座小山,还有一条蜿蜒的河流通过。兰子心跳加速,她披头散发,疯了一般冲出屋子。

家宝妈看儿媳猛然冲出去,心中暗叫不好,她也跟随在儿媳身后追了出来,大喘着气地招呼着。

“兰子,你给我站住!你这是要干吗去?站住,你这个疯女人!”

3

林盟正在山洞里静养。

突然间,有“哒哒哒”的脚步声传来,林盟心里纳闷,一个多月了也没见有人,这一大早的谁来干吗?

林盟漂浮出洞口举目观望,只见一个男子急匆匆赶来,怀里还抱着一个包袱。

他心里觉得奇怪,干吗还抱着个包,难道是盗窃犯?

男子走到河边,打开包裹,里面竟然是一个婴儿。

微风掠过,婴儿一下子醒了过来,张开小嘴“哇哇哇”地哭了起来。

男子身子一抖,赶紧用大手捂住婴儿的口鼻,婴儿的声音一点点弱了下去。

男子松开了手,眼睛看着婴儿的脸,一时之间愣在当下。

林盟好奇地飘了过去,细细观看,小女孩白净粉嫩,很是可爱。

就在靠近的一瞬间,林盟的心猛地一抖。

林盟本就法力高深,如今是阴魂一枚,更能感受到魂魄所在,婴儿的魂魄就在小小的躯体边徘徊,他清楚地感知,这个女孩是魏玲的转世。

小女孩被男人捂住口鼻,目前已经窒息,男人也微微红了眼眶,他用手细细地抚摸一下婴儿的小脸。

“孩子,爸爸对不住你,你不应该投胎到咱这个家,你早早地离去也好,下辈子找个好人家吧。”

林盟心里暗骂,真是个畜生不如的东西,对自己的骨肉竟然下狠手。

同时,林盟心里也愧疚不已,魏玲因为自己的一念之私而丧命,阴司答应让她投胎转世,可却遇到这样一户人家,实在是太委屈了,刚刚出世就被父亲厌恶抛弃。

就在这时,远远地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嚎。

“马家宝,你还我的女儿,把孩子还给我。”

男人一听到声音,脸色一下子变了,他再也顾不得叨念什么,胡乱地用包袱裹上孩子,双手一扬,“噗通”一声,包裹掉进了河水里,顺着水向下游流去。

“孩子,我的孩子。”

女人迅猛地跑了过来,水面上已经没了包裹的影子,她一下子瘫软在地。

不一会,女人踉跄着站起,对着尴尬站立的男人就是两个耳光。

“畜生,你还我孩子。”

“兰子,孩子生病死了,我也不想啊。”

兰子冲过来厮打男人。

“你骗人,睡觉前还好好的,怎么会死了?是你害死了她,你说,是不是?”

男人愣怔地站立着,任凭女人厮打啃咬。

家宝妈气喘吁吁地赶到,她一把拽开兰子,并大声地吼骂。

“你耍什么疯?不就是个丫头片子吗?她死了更好,以后再生一个男孩。”

“呸,你们老马家坏良心,就该是断子绝孙的命,我不会再给你家生孩子,绝对不会。”

家宝妈脸色铁青,一扬手便给了兰子一个嘴巴。

“我叫你胡说,不生孙子,我就让家宝休了你。”

“那正好,你们家人太歹毒,我早都不想过了。马家宝,你还是不是个男人?你听到没有?”

马家宝木然地站在一旁,老妈和媳妇的战斗,他不知道怎么平息。

兰子看马家宝没有反应,她的心疼了,也彻底凉了。

她整理一下衣服,捋了捋头发,用手背擦了擦眼泪。

“孩子,我可怜的女儿,妈这就来陪你。”

4

兰子一步步走进河水里,马家宝刚想扑过去救媳妇,家宝妈奋力拽住儿子的衣服。

“家宝,让她去死,又不是咱们害的,不能生儿子还有理了?眼不见为净。”

“妈,你松手,那是我媳妇啊!”

“你个傻子,看她那个样,以后别指望给你生儿子了。她没了更好,妈再给你娶个黄花大闺女,妈这几年给你攒了不少钱,放心吧。”

兰子就这样一点点沉入水里,当着自己丈夫和婆婆的面,没有一个人想救她。

家宝妈连哄带劝,硬是把垂头丧气的马家宝拽回了家。

林盟的肺都要气炸了,这是个什么男人?这是个什么婆婆?若不是有约束在身,真想一掌劈了他们。

林盟运足气力,兰子的身子从水中缓缓升起,他把兰子的身体送进了山洞,然后又把小小的婴儿也捞了上来。

兰子咳出一些水后就醒了,四处望望,看见婴儿就躺在自己身边,她一下子把孩子搂进怀里,可孩子的身体已经凉透。

“你醒了,孩子已经去了,他的魂魄还在,我已收在身上。”

兰子听到半空中的声音,举目观望,空无一人,她似乎明白了,赶忙跪在地上。

“谢谢神灵搭救,求你救救我的孩子,大恩大德永世不忘。”

半空中的声音顿了顿。

“你不怕我?我不是神灵,只是一个孤魂野鬼罢了。”

“我不怕,你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就得感谢你。就算你是鬼,也一定是个心善的好鬼。”

林盟突然间心里热乎乎的,为人三十八年,日夜想着的是报仇,满脑子都是计谋和法术,从来没有用心地和别人相处过,做个好人,还真的不错。

一个月前,当刘子颜第一次向林盟说谢谢时,林盟的心里就很受用,这次兰子掏心肺腑的恳求,让林盟第一次有了想帮助人的欲望,更何况魏玲因自己而死,小婴儿今天的遭遇也与自己有关。

“你放心吧,我定会找高人救你的孩子。这几天,你就藏在这山洞里,千万别节外生枝。”

兰子一听有了希望,她惨白的脸上有了亮光,再一次跪在地上,郑重地给林盟叩了三个响头。

林盟心里早有打算,这样的事,只能找刘子颜帮忙。她不仅有很多宝物在身,还会“通灵宝典”中的秘术,一定有办法。

就这样,林盟飞速漂浮,直奔青风镇而去。

得知林宇已经出院,林盟只得追到龙阳县公安局,他并不知道刘子颜的办公室,只好一间一间地搜寻。

飘到林宇办公室门外时,他就听到了林宇和刘子颜的对话,不好意思影响他们,想等着他俩有了结果再说。

偏偏这林宇和刘子颜玩上了拉锯战,迟迟没有决断。林盟怀里还揣着小婴儿的魂魄,等不得,他只好飘进屋里,毫没眼色地在空中开了腔。

“我说刘师傅你可真没劲,明明心里有对方,干吗偏偏要拒绝,这么婆婆妈妈的有意思吗?快刀斩乱麻,我还有事等着你帮忙呢。”

刘子颜向上一瞥,看见了林盟阴阳怪气的脸。

林宇转了个圈也没发现什么,但是他早听出了林盟的语声。

“林盟,谢谢你啊,你还真是个懂道理的人。啊,不,是个懂道理的鬼,还是个肯帮忙解困的好鬼。”

“嘿嘿嘿,林队长,你夸人咋这么特别呢?”

5

刘子颜掏出怀里的小白瓷瓶,拧开盖子,林盟把一缕白烟送入了瓶子中。

“阴司可否察觉?”

“没有,我身上没有鬼气,她还是个小婴儿,来得及时,不会被鬼差发现,可是也不能耽搁太久。”

“这该怎么办?咱们去往她的尸身之地,恐怕也要走很长时间吧?”

“我说刘师傅,你咋糊涂了?我的‘阴阳摄魂盒’不是在你这里吗?可以用它盛装婴儿魂魄啊。”

刘子颜听后,用手拍了自己脑袋好几下。

“就是就是,我咋忘了呢?到底不是自己的东西啊。”

“刘师傅,事不宜迟,咱们赶紧出发吧。”

刘子颜向林宇投去了探寻的目光,林宇点头,自已也做好了随时出发的准备。

“林队长,你也想去?没得到我们刘师傅的答案,不死心?”

“行了行了,别贫嘴了,有你这个第三者在,我哪有别的心思?子颜一个人去,我不放心。”

“林队长,别看你破案有一套,了解女孩子的心思,你可差远了,刘师傅只是担心连累你,她对你那可是死心塌地的。你看,她手上还戴着你的戒指,这就证明她已经答应你了。”

刘子颜此时才想起来,伸手一看,可不正戴着嘛?

林宇怕刘子颜就此摘下戒指,也不管身边还有一双鬼眼,一下子握住了刘子颜的手,刘子颜的脸腾地就红了。

“别忸怩了,我闭上眼睛。”

此时的林宇很机智,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。

“林盟,一直想问你个事,上次山村遇险,你出现得那么及时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说起当日槐花岭一事,还真的是巧合。

林盟的阴魂被刘子颜打伤后,他不敢再做停留,只好向山下飘荡,寻求养伤的好去处。

刚走到半山腰,就看见一人急匆匆地往山下跑,林盟心中生疑,便跟随前往,直到那个人跑进了山洞。

林盟这时才知道下山的那个人是张强,洞里练功的阴阳师是张强的师父,两个人正筹谋着偷袭刘子颜一行人。

等张强走出山洞去了张五叔家时,林盟一直偷偷跟随着,张强迷晕了司机,司机懵懂中要开车上路,正赶上张五叔气呼呼地回来。

“司机师傅,你这是干吗去?你的同伴还没下山呢。”

司机一副懵懂的样子。

“哦,是这样,老乡,我有任务,需要先回去。”

林盟知道司机中了迷药,可是自己有伤在身,无力让司机苏醒,只得跟着他一起上了路。

吉普车沿着山路开了出去,林盟焦急地调整自己的身体,直到有能力影响到司机时,也只是让他昏睡起来。看样子,一时半会也不能醒转。

一想到张强和他师父的计划,林盟心里着急,便飘飘荡荡地回了山脚下的村子里。

当时,刘子颜正与纸人奋战,看了一会儿,见局面不乐观,林盟便想加入战斗。一靠近,魂体上就承载了巨大的压力,凭自己现在的功力,根本帮不上什么忙。

林盟知道“双生诀”还有一特殊之处,若魂魄进入解咒人身体,该人可功力大增,只是魂魄受损严重,无异于重伤在身。

林盟被刘子颜打伤已经很虚弱,若是再行此术,对魂体一定更为不利。

刘子颜就快挺不住了,林宇受伤,魏兵被掷向高空,林盟已经没得选择,他毫不犹豫地冲进了刘子颜的身体。

“事情经过就是这个样子,当时真的不知道,山洞里练功的那人就是乔金堂,错过了跟踪他的机会,可惜了。”

林宇很是感慨。

“幸亏有你在场,林盟,真得好好谢谢你。”

刘子颜也接过话茬。

“林盟,为了救我们,让你受苦了,追踪乔金堂以后有机会,咱们一起寻找你父母的下落。”

林盟的声音忽然低沉下来。

“我倒是应该谢谢你们,自从结识了你们,我才知道世界上还有另一种活法。”

6

兰子藏身的山洞就在眼前,林宇和刘子颜从车上下来,分开齐腰高的蒿草,两人来到了山洞里。

“你们是谁?想干吗?”

林盟的声音从半空飘下来。

“你别怕,这就是我请来的高人,她可以救活你的孩子。”

兰子愣怔了一瞬,然后跪爬着来到刘子颜面前,双手搂住了刘子颜的大腿。

“女神仙,你可一定帮忙啊,求求你,救救我的孩子。”

刘子颜安抚了一下兰子,便奔孩子的躯体而去。

掏出来怀里的“阴盒”,放出来小婴儿的魂魄,刘子颜晃动右腕,五彩光束把一团白烟压缩成了一个球状物,她缓缓移动,球状物便缓缓地跟着,直到停在小婴儿躯体的上方。

刘子颜盘膝坐了下来,静下心神默念咒语,球状的烟雾总是想冲破禁锢,左冲右突,刘子颜的右手时不时地加些气力。

一刻钟后,刘子颜默念完重生咒,用足力气,一下子就把球状的魂魄压进了婴儿的体内。

婴儿发出“咳咳咳”的声音,然后一点点睁开了眼睛。

吃累的刘子颜脸上汗津津的,身子晃了晃,林宇赶紧伸手扶住她,让她靠在一边歇息。

兰子的孩子是活了,可是娘俩的去处成了问题,林盟试探性地问。

“林队长,可否让她娘俩坐车同行,先安排在旅店住下,以后,我有办法安排她们的生活。”

林宇很是疑惑。

“你一个鬼魂,还能安排她们的生活,你想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林宇的胳膊被刘子颜拽了好几下,他觉得自己失言,只好干笑了两声。

“哈哈哈,也好,也好,我可以带她们离开这里。”

兰子和孩子被林宇用车载到了龙阳县,这里离她家足有300华里,到县城时,天色已近傍晚。

刘子颜给兰子找了家干净的旅馆,又给她们娘俩预备了一应物品,这才告辞回了单位。

林宇和刘子颜回到公安局,同事们都已经下班了,林宇心有余悸地向刘子颜眨眼睛。

“林队长,有话请讲,林盟不在这里。”

一听这话,林宇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

“子颜,林盟说有办法安排兰子以后的生活,会不会动用邪术啊?你为啥不让我说下去?”

“林队长,我明白你的顾虑,林盟说此话时,脸色铁青气息不稳,那个家里的人一定残酷无比,去修理修理他们,也好。”

“子颜,你糊涂啊,咱们是法制国家,不能蛮干啊。”

“嘻嘻嘻,林队长,你的法律能给鬼魂治罪吗?”

“这个,倒是不能,可是这样的话,不会增加他的戾气吗?”

“林队长,你多虑了,现在的林盟有了除暴安良的倾向,我们应该支持他,他会变得越来越好的。”

7

天已经黑了,家宝妈在厨房里收拾锅碗瓢盆,嘴里骂骂咧咧的,马家宝一脸无奈地抽着旱烟。

两个小女孩躲在小屋子里,昏黄的白炽灯泡疲惫地悬吊在棚顶,两姐妹盖着一床被子,招弟偷偷地哭鼻子,带弟小大人似的哄着妹妹。

“招弟乖,不哭,明天妈妈就回来了。”

“姐姐,奶奶说妈妈抱着妹妹跑了,不要咱们了,是真的吗?”

“嘘,小声点,别让奶奶听到。妈妈最喜欢我们了,不会不要我们的,一定是奶奶骗我们。”

带弟用胳膊搂紧了招弟。

招弟不自觉地“哎呦”一声。

带弟自责地松开了手。

“招弟,是不是后背的伤还痛?”

“嗯,是有些痛,不怪姐姐。”

“招弟,以后想妈妈就偷偷地对姐姐说,千万别让奶奶和爸爸知道,打一次疼好几天的。”

“嗯,我记住了。”

两个小女孩互相依偎着,微微抖动的身子让林盟鼻子酸酸的。

“带弟,招弟,妈妈没离开你们,不要怕,你们好好地睡觉,乖哦。”

空中传来了妈妈的声音,两个女孩一下子从被子里爬出来。

“妈妈,你在哪儿?为什么看不见你?”

“妈妈,招弟好想你,你出来啊。”

“嘘,小声点。妈妈现在是魔法师,这是秘密,不能告诉别人,尤其是你奶奶和你爸爸。以后,妈妈在晚上会经常来看你们,还会给你俩买好吃的,记住了。”

两个小女孩高兴地答应着。

林盟把带来的食品糖果放到小床上,两个小女孩顿时雀跃起来,一扫先前悲悲切切的可怜相。

两个小女孩正高兴,家宝妈不合时宜地走进屋,带弟慌忙地把吃食藏在被子下面,只是嘴角还粘着糕点渣子。

“在偷吃什么?谁给你俩的胆子?”(原题:《溺婴案始末》,作者:一枚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 <公号:dudiangushi>,下载看更多精彩)